论两条河流如何不处于同一平面

[新大陆]发生在机场的事(点文产物)


随着车窗缓缓降下,钻到副驾驶室的阿尔弗雷德的脸,镀上了一层光的运晕圈,明显精心打理的头发,仍有几处不甘心的翘着,海蓝色的眸子,清澈而通透。他原本是笑着的,这会儿见到弗朗西斯,稚嫩的童声在整个候机场回响:

“嗨,弗朗!”

“你把他们也带来了。”弗朗西斯并没有急着回应他的招呼,径直看向驾驶室里的英国人,紫眸中透着笑意,“你确定要带着这两个小毛头……”

两道不善的眼神“咻”地飞向他。

“哦抱歉!”弗朗西斯连忙举起了双手以示投降,“你确定要带着这两个小天使去参加这场盛宴?啤酒?熬夜?美……!”他及时咽下了最后一个音。

“不然呢?”英国人说,装作没明白对方最后一个词是什么,“他们硬吵着要跟来。不过几分钟后罗莎就来接他们了。”

弗朗西斯显然松了一口气,却故意叹了口气:“连这一点我们独处的时间都要被占据啊,我难过了。”

亚瑟低头拂去衣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唯恐弗朗西斯看不到自己的嫌弃。

“弗明你偏心!”阿尔弗雷德双手撑住车窗,上半身向外倾去,“为什么直只带亚瑟出去玩?”

“小心点,我的宝贝!”弗朗西斯赶忙扶住他,以免小男孩翻出车来,“如果我说这次去做的事不适合你们,你会相信我吗?”他直视着小家伙的眼睛,真诚地迎上孩子的目光。

阿尔弗雷德小小地犹豫了一下,下一刻便坚定地说:“我们当然相信弗朗了是不是马蒂?但你们是去干什么呢?”

一只小手轻轻拽了拽他的衣角,安静地坐在角落的马修。

“美……是什么啊?”他很轻很轻地哼哼了一声,这声音却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听到。

弗朗西斯伸出的手顿了顿。

亚瑟毫不掩饰自己心中的快乐,干脆地用大笑给马修捧场。

“这个小家伙……”弗朗西斯勾了勾嘴角,一时想不出回答的话。他看向马修。细碎而柔软的金发贴着孩子的面颊,白色的衬衫蒙在他的身上,这使他看起来温顺无害。

“看看你给他们都灌输了些什么。”亚瑟说,“你可要好好地答复他啊,毕竟他们可是那么相信你。”

弗朗西斯看他一眼:“他们可是同样信任你,我觉得你似乎更适合来讲解这种事情。”语调抑制不住地上扬。

关于“肉”的杂谈

相公痴:

关于“肉”的杂谈


by相公痴


//


以前看过一段文字,大致意思是“肉文写得好,文笔才是真的好”。我把这段文字发给朋友,朋友回复我一个笑脸:“说这种话的人,恐怕也只懂得欣赏肉文了。”


其实这种话倒不是完全没有道理,只不过正如“任何事都不是绝对的”一样,肉文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体现出作者的文笔,但仅凭肉文判断作者的文笔,也实在是不同凡响。


我们这届初三生,必读的名著是《水浒传》,上个学期班主任甚是看重这些,让我们在作文课阅读。于是,在同学们都翻阅删减版名著的时候,我有幸光明正大地阅读西门庆与潘金莲的香艳史。我是被施耐庵老先生深深折服了,至今记忆最深的是那句“拘束得燕懒莺慵,勾引得蜂狂蝶乱”和“肩膀上露一弯新月”,情与色跃然纸上。


此外,我也阅读了古代四大名著之一的《西游记》,同样是未删减版,记得最深的是一句“中间一段情,露出风流穴”,看得让人脸红心跳,虽然我至今还不知道“一段情”是什么意思。


说到古代名著里的性描写,就不得不提《金瓶梅》了。我尚未看过足本,只在网上看过几段,实在香艳至极,如果贴到文章里,怕会被屏蔽。因此就留一段白,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行搜索。


以上列举的三部古代名著,都有一定的性描写,也都完全可以“具体有力地论证”开头引用的那段话:“肉文写得好,文笔才是真的好。”


但是,如果我没看过以上任何一本书,而有人把“燕懒莺慵,蜂狂蝶乱”“风流穴”和《金瓶梅》选段放在我面前,我肯定是分不清哪句属于哪本;可若是换作“提起那醋钵儿大小拳头”,我便一眼认得出这是《水浒传》里的。


再说说近代的,如《霸王别姬》里:“这夜。蝶衣只觉身在紫色、枣色、红色的狰狞天地中,一只黑如地府的蝙蝠,拍着翼,向他袭击。扑过来,他跑不了。他仆倒,它盖上去,血红着两眼,用刺刀,用利剑,用手和用牙齿,原始的搏斗。它要把他撕成碎片方才甘心。他一身是血,无尽的惊恐,连呼吸也没有气力……”


如《房思琪的初恋乐园》里:“老师说了九个字:‘不行的话,嘴巴可以吧。’我说了五个字:‘不行,我不会。’他就塞进来。那感觉像溺水。可以说话之后,我对老师说:‘对不起。’有一种功课做不好的感觉。虽然也不是我的功课。老师问我隔周还会再拿一篇作文来吧。我抬起头,觉得自己看透天花板,可以看见楼上妈妈正在煲电话粥,粥里的料满满是我的奖状。我也知道,不知道怎么回答大人的时候,最好说好。那天,我隔着老师的肩头,看着天花板起伏像海哭。那一瞬间像穿破小时候的洋装。他说:‘这是老师爱你的方式,你懂吗?’我心想,他搞错了,我不是那种会把**误认成棒棒糖的小孩。”


如《百年孤独》里:“客厅里的家具四分五裂,曾经承载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军旅生活中哀伤情爱的吊床被疯狂撕裂,床垫的芯子被剖出洒满地板,扬起满屋飞絮几乎令人窒息。……他们的情爱技巧登峰造极,在高潮后的疲倦中也能另辟佳境。他们全心膜拜对方的肉体,发现情爱的低潮里存在着未开发的领域,那比欲望的空间更丰饶优美。(以下内容已被屏蔽)”


这些性描写或许不能让读者得到生理上的愉悦,但是谁能说这些性描写差劲呢?在这样的著作与名著里,情爱描写丝毫不逊色于主要内容,但绝不会有人因为这些描写好,而把这些书奉为“著作”。


我相信多少年之后,人们提起《霸王别姬》,只会想起程蝶衣的一生与那句“人间不过是抹去了脂粉的脸”;人们提起《房思琪的初恋乐园》,更多的是痛苦与感慨;人们提起《百年孤独》,说得最多的也会是那句永远熠熠生辉的“多年以后,当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面对行刑队的时候,他会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我也想过谈谈同人创作界的肉文写手,但还是作罢。我不想让读者以为我含沙射影,也不想因为我自己的语言表达失误而影响我和那个写手的关系。因此,就简单用几句话来概括吧:


第一,任何看不起别人的人都是很可悲的;


第二,肉文永远不代表实力;


第三,肉文写手因为写肉文出名之后,如果你觉得对方配不上那么高的名气,麻烦低头看看你自己的实力;


第四,我最喜欢举例子:超写实主义画家冷军先生,名作无数,但在微博下有人留言“不明白这些画的意义”“配不上这么高的价格”,我很想知道,到底要把价格降到多少,他们才买得起。


关于我个人。


我曾经写过几篇肉文,热度的确涨得比其他文快多了,但后来我又全都删了。并不是“自视清高”或者别的什么,我单纯感觉比不上那句“燕懒莺慵,蜂狂蝶乱”,而且也没有任何价值。


以后我仍旧会写关于性的文字的,但我会更倾向于《霸王别姬》《骆驼祥子》的写意、《百年孤独》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金瓶梅》《水浒传》中的香艳。我觉得这些名著最厉害的一点就是,哪怕你不喜欢看性方面的描写,你也能享受到文字中的愉悦。


杂谈的最后,贴上我个人仿写《水浒传》的一段性描写,希望得到中肯的建议:


颠倒淋漓夜光杯,红袖翻香;剪落妖娆灯花蕊,春宵方长。红缎抓玉肩,金钗吊青髫。抹花了眼角风流色,揉乱了花间婀娜情。望不见云笼月影,听不尽风涌残星。

法国和英格兰的五十个秘密·下(二)

弗朗的小玫瑰🌹Ester:



11. 尼古丁(Nicotine)这个名字的源来自法国外交家和学者让·尼科(Jean


Nicot),1560年,他将烟草的种子由巴西带回巴黎,并将之推广用于医疗。


 


12.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名字“路易斯安那”是为了纪念波旁王朝的“太阳王”路易十四,而新奥尔良(La Nouvelle Orleans)得名于路易十五的摄政王奥尔良公爵。很多法国人在殖民之初移民至此,他们并不做烤翅!!!


弗朗:王耀快让你家人别问了!哥哥我真的不做烤翅~~~


 


13. 十八世纪初,法国贵族中盛行女性化的萎靡作风,上面说到的奥尔良公爵就以爱好涂脂抹粉、反串女性出名。


感觉这一时期好像老王家的魏晋时期啊,男性审美偏向女性化。。。


啊。。。哥哥一定是个女装大佬,好想看!(痴汉脸)


 


14. 法国是世界上最悲观的国家。研究表明五分之一的法国人都有过抑郁。


即使气候宜人,物产丰富,有一流的美食美酒,超长的假期,令人羡慕的社会福利,还有众多的艺术馆博物馆等精神世界殿堂,可是法兰西民族,却是世界上最悲观的民族。




不明白为什么法国人为什么这么悲观,心疼地抱住哥哥😢。


 


15. 法国是全世界范围内精神类药物消耗最多的国家。


联想一下上面的一条,唉。一个悲观需要安眠药助眠的哥哥。


 


16. 巴黎这座城市的座右铭是“Fluctuat Ner Mergitur”, 在拉丁文中的意思是“随波起伏,但是永不沉没”。


 其实我个人觉得这个座右铭很适合亚瑟,永远跟随时代潮流,没有坚定的立场,但是永远不会沉没,在任何一个时代都可以如鱼得水。看来巴黎小哥哥也是个聪明人😂😂😂


 


17. 百年战争当中支持英格兰的勃艮第家族,为法国王室的一支,统治地盘包括法国东部、德国西部、荷兰、比利时、卢森堡等国,实力强大。


 


18. 英法百年战争当中的英王,实力最强大的时候,统治着安茹王朝,包括:法国诺曼公国、法国安茹公国、法国阿基坦公国、法国布列塔尼王国、英格兰王国、南威尔斯、北威尔斯的圭内斯、爱尔兰公国、苏格兰王国等,在法国的领土甚至一度超过法国国王😂。


记得动画里哥哥说“讨厌的英格兰夺走了我的上半身。”


 


19. 直到2015年,在连续76年,3代人没有经历过战争、自然灾害后,伦敦人口才恢复到1939年二战前的规模。然而,现在巴黎和柏林都还没恢复到战前规模。


 战争太可怕了。。。希望世界和平😊




20. 伦敦的猫比挪威的人还多。


注:Hello Kitty 不是一只猫,是一个来自伦敦的小女孩(摊手)┑( ̄Д  ̄)┍


 




 


 


 



fo我的人数跟我喜欢的太太的一样了!

开个点文ww

四年纪

tryna:

不知道可不可以转呀,应该可以吧:)
说得我好有感触。
喜欢仏英有五年了,虽然我们人一直不怎么多,但是我一直觉得仏英才是真正的官配和真爱,萌仏英的你们也普遍更优雅更有深度有素质。什么样的CP吸引什么样的人吧。爱仏英,也爱你们。


隋劝:



也没什么,就是突然很想写写喜欢Dover以来的心路历程。
四年前我接触aph,单纯地刷完了动漫而已,理由完全是因为当时没什么事情做。恐怕和大多数人一样理所当然地最先喜欢上耀。现在想来没什么理由,单纯就是因为嫁接了对“祖国”的爱和跟风吧。
在补番的过程中,除了耀,就看上了一个弗朗西斯。弗朗西斯永远是最能吸引我的,我太喜欢他的调调了。但直到补完也没站过任何cp。
补完了番当然是开始翻贴吧和同人咯。众所周知的人气cp最先进入视线。露中极东,米英花夫妇,文看了几转,图览了不少。除了对极东这对耿耿于怀,不能接受,其他均是不温不火,在心底没掀起几层浪来。兜来兜去,耀的相关cp因一篇《严冬》竟兜到了金钱那儿,自此站定了脚跟,再没改过。
正当吃金钱吃的如火如荼,如日中天的时候,不知心里哪根弦一牵,就一头扎进了Dover里。就是当时没想到一下子会爱上四年。
Dover的文不多,人气也不是最旺的。起初爱Dover不如说是爱弗朗西斯,他光彩夺目。我能感觉到的是他在柯克兰旁边杵着时最个性灵动,最自由不羁。本就是为了这一点我疯狂地爱他,所以就疯狂地把波诺伏瓦和柯克兰两个姓绑到了一块儿。之后仍旧是找图和刷文,越刷越来了感觉。
同人的最大妙处就在于它们让扁平的人物从此走向丰满和立体,这是一个群体共同努力的结果,对aph来说尤是这样。本家提供角色骨架,同人创作的填充空间很大,能让角色不再是角色,变成一个活物。我对弗朗西斯的认识可以说是在同人里一步步脱胎换骨。我开始不自觉地想这两位老绅士,渐渐我发现我可以想象到他们在任何一个地方所能说的话做的事。在街角在商店,在餐桌上在卫生间,后来我简直能看到他们。晚上走在街上我都能想象他们在我一旁的某个拐角的地儿接吻,早上眼睛未睁便能听到这两个老流氓在懒洋洋地闲侃。这感觉太奇妙了,我以前也站过cp,但从来没有这种奇特的真实感,然后我开始在小说里看到他们,每对主角简直都是他们,只要是能沾上边。从一见钟情到感情破裂闹离婚,我把各种世界名著读成了Dover同人。然后是电影,心之全蚀史密斯夫妇魂断威尼斯,都有Dover的影子,歌曲同似。后来热衷于寻找脑补的声线和长相,以至于看到《夜访吸血鬼》——“嘿你看那个阿汤——的发型——和装束,弗朗西斯!”
没多久后也混进了语c圈。认认真真磨了一趟法兰西人的皮,乐此不疲地找英格兰人骂仗打架抬杠上床,越发觉得喜欢。如今看来最满意的应该是上床这部分(大力夸奖英格兰人)。主观来讲我对一对cp喜欢的程度和长度,很大程度上要看床上打架是否和我心意,能否供我浮想联翩。想象不出来在床上怎么互动的cp我从来不吃,比如味音痴。很显然Dover出色且超额完成任务,他们将继续兢兢业业地为我大脑里不健康的黄色废料提供长期供养,感谢他们。很大程度上他们也改变了我的爱情观。
Dover已经融入了我的生活。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这样笃定地说,所以我成了绝不会爬墙的那一队人中的一员。虽然偶尔也吃一吃爱丽舍和西北风,但这一对的地位无法撼动。我至今还在好奇为什么他们有如此大的魅力能让我这样爱他们,我想是因为他们活成了爱情的样子。
Dover的相处总让我觉得爱情就应该这样,像他们这样自由疯狂肆无忌惮,不瞻前顾后,不沾亲带故。爱就爱,不爱就不爱。你负了我我十倍加还。不卑微也不做作,活的本真爱的本真。这是我所感觉到的,不管同人文怎样设定怎样写,这一对都是这样。不管你是教授医生画家明星驻唱,还是他是学生病人作家歌手酒保,都是一样。
感谢他们。并且我有预感我会爱他们很久。可能是一辈子。要是有一天我不爱了,可能是他们已经渗到了我的骨髓,我的血液,我的心房。


He looked very uneasy. I moved closer to him .“I want you to tell me you love me.”
He took a step back, his lips pressed together. He seemed about to speak,and then shook his head.
“Tell me!”I shouted.
“All right! I love you!”He finally blurted. His eyes glistened, then overflowed.

感觉有点适合仏英决别的场景2333


“噢,你简直不敢想象,”斯科特说,“我们那个愚蠢的弟弟,亚瑟·柯克兰,自从那个叫弗朗西斯的医生每天去看他,他的偏头痛再也没好过。”


[仏英]合理


巴黎的气候比之伦敦并不好上多少,大厦与天空因雨水而朦胧成了一片,单色调的伞在人们头顶盛开,亚瑟开始庆幸。水珠顺着折叠的伞面滴落,人们坐在座位上望向窗外。雨云仿佛只是聚在那一大片区域,等到他重新看见阳光,他已经是最后一个乘客了。

隔着玻璃,弗朗西斯在微笑。等门再次合上,亚瑟扑进了一个怀抱。

“没想到居然你也会来看我。”

声音自上方传来,亚瑟仰起头:“别让我刚来就想离开。不得不说,你这边的天气真是够呛。”

“全欧洲最没资格说这种话的人在说什么呢。”

天还没有完全晴朗起来,风在草地上嬉戏,前进的方向与河流正好相反,水波愚弄着人们的眼睛。他坐在颜色己不明晰的长椅上,眸中盈着森林般的苍翠,视线随着风飘忽不定。呼吸时刻证明着身边人的存在,这让亚瑟有一种特殊的优越感,就像是整个花园中唯一的夜莺鸟。

有谁突然打来了电话。

为什么要带上这个每一次响起都催促人回到本应去而忙碌又一成不变的地方的东西呢?

“是阿尔弗雷德,地点在中国。”亚瑟挂断电话,扭过头说。

脚步迅速地登上楼梯穿过走廊,四周是雪白的墙壁加上一个天花板,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

“弗朗西斯?”

“怎么了吗?”有着金色长发的熟悉的人从会议室内探出头来。


关于国设与人设的看法

人工智障阿怡:

今天又重新翻了松枝太太的文
aph人设只服松枝太太,国设我最爱胭脂的
我从不写人设(除了新大陆家族……),因为我觉得比起国设人设要艰难太多
人设,从你的文字便知你究竟懂不懂世间百态,五味人生
那些乱七八糟的情,难以琢磨和把控,生活的艰难也让我这种未曾体会过得人无法描述,至于生老病死,岁月流逝的悲哀更是无从体会
如果是国设,因为没人知道究竟如何,符合逻辑即可。
国设的他们没有必要经历生活的艰辛,亲情友情和社会关系的纠葛,他们虽然有些人类的身体,却好像只是在相似的躯壳里窥视着人间,而从不属于人间
你不是这世界的人,没必要在乎真相
刚补完了钢之炼金术师,感觉国设的他们像是“人造人”,虽然岁月不曾腐蚀他们的年轻,但也让他们即使活了上千年,也还是不如普通的中年人成熟
看似生命永恒如同诅咒,彼此敌对永无朋友,无法有亲人,孩子,无法拥有合法伴侣,无法幸福,可其实,他们比大多数的人过得好的多
我想让国设的哥哥说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那就是在认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可我发现他根本就不会懂生活


希望有一天我能提起笔写出人设aph
能在字里行间写出
命运多舛  痴迷  淡然

【Aph】一段话温暖一个组合

人工智障阿怡:

#本来是一句话甜一对cp的,但是不知不觉就写了一段
#内含多个cp,最后一对有偏心多写,注意避雷


     极东组
   一轮明月光,照我回家乡
  飒飒竹林里,皎皎银河下
  不过百年的刀光剑影怎能消磨千年相伴的岁月?当东风吹来,相对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说月色真美,我和以高山流水
  
  丝路组
  条条大路通罗马,丝绸之道启长安
  感谢我们能在最好的年华彼此遇见
  
  
  亚细亚
  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属于我们的文化圈的辉煌不再,但那年我们的长安记忆,永不消散,印刻在骨髓中的共同文化,万古长存。
  
  冷战组
  我永远也不会忘记并肩作战时你英勇的身姿,是我们一同将世界从旧时代的老流氓手里抢来,在属于我们的时代的顶点上虽然只能你死我活,但至少不再孤独一人。
  
  红色组
  利益的角逐里没什么万古长青,但你是我永远尊敬的老大哥,我会坚守着你的理想,即使它已经变了模样。
  
  
  美食组
  红与蓝的时代里我们没有迷失过自己,互握着的手中是可以不再向人低头的秘密,其实从很久以前我就已经认识了你,五味的调和里有着奶酪和红酒的香气,来吧,再一起做一顿大餐
  
  
  北米双子
  是你张狂的模样,能让我安心做一个不会有人讨厌的国家,而我会站在你身后,敞开我能给你最暖的怀抱。如果英雄累了的话,要不要吃一点浇上枫糖的热香饼?
  
  味音痴
  你是这个世界给我最好的礼物,你让我在最单调黑暗的岁月里多了笑容和活着的感觉,你也是我给这个世界最大的贡献,我会永远为你骄傲。
  你为我指引道路,你带我快速成长,而我会继承你的荣光,带你看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岛国组
  唯有处境相同的我们才能真正互相理解吧,那对大陆的渴望与失去自我的恐惧。迫不得已与生俱来的多疑和防卫,与总是让他们嫌弃与失望的若即若离。
  不管多么熟悉那片坚实的土地,我们仍旧属于大海,唯有大海能够包容这样的你我,但好在漂泊中,你会与我同在。
  
  自由组
  你教会了我自由的意义,也让我看到了自由的代价,大洋的海风带着辽阔的气息,女神手中的火炬永不熄灭,那是我们至死不渝的共同信仰
  
  金钱组
  说什么我们的关系里只有利益,白痴,不知道利益的关系才最稳固吗?我们合作,能够为彼此带来庞大的收益,难道这还不够吗?小孩子才谈感情,大人只看利益,我们是彼此欣赏的成熟大人
  
  西北风
  你是那个世界里最懂我的人,而我完成了你数次陨落的短暂梦想。 巴黎来的火种燃烧于莫斯科,而涅槃重生的我将你从万字旗下拯救。
  
  爱丽舍
  我们握住的双手消弭了百年的宿怨,我看见废墟里的,我们的家园拔地而起,这片大陆将会融为一体,我们曾经的梦想,终将会有实现的一天。
  
  联合五国
  大千世界由我们主宰,巨浪也因我们澎湃
  流氓就流氓了,好过待宰的羔羊
  嘘,流氓之间也是会有协商的,其实我们很有默契,别告诉别人啊
  
   Dover
  我的邻居,我的敌国,我的同盟,我的朋友
  亲爱的敌人啊, 我们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泰晤士河上的浓雾见证我们18世纪的荣光  
  塞纳河畔的枪声看穿我们20世纪的跌撞
  而现在呢,我梦想都要杀死可从未想要离开的你悄悄在首脑会议上握住了我的手
  而我们的上司们满脸职业化笑容地说着
  我们是共享命运的命运共同体
  我知道他们所言非虚
  


       人间悲喜  无非聚散离合
       国生不易,且行且珍惜
       但愿薄凉的世界里,能够有一丝温暖照亮前路茫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