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两条河流如何不处于同一平面

自古红蓝出CP

[焰钢]流浪的正确打开方式6

雨的规模逐渐稳定,与刚才相比,更加潮湿的空气与直接渗透的雨水让那神经连接处的疼痛终于有了些撕心裂肺的感觉。艾德咬紧牙关撑在墙角,终于放弃了直接爬上二楼从窗口进温莉房间的想法。

这个状况…有点糟啊。一抹苦笑悄然于艾德嘴角化开,这洛克菲勒家恐怕是去不了了,自己为了不被那无能看到而被捉回去,应该尽量跑远才对,但这雨……艾德抬头看看天空,估计一时半会儿停不了。

清晰的楚痛让艾德弓了弓身,强迫自己想一些其他的事:如果被捉回中央,会怎么样呢?偷走重要的资料,错不了会上军事法庭。那个无能大佐一定会好好嘲笑自己吧..然后呢?蕾切尔不知道会怎么做呢,再就是温莉,还有格蕾西娅阿姨和艾莉西娅,她们,会失望吧?可恶!那个无能,真的就这么想捉自己吗?把一个国家炼金术师带回去,又是大功一件……然后又能升职了吧?离他所追求的那个位置,又会近一步了吧?真是可笑呢,明明自己还对他抱有那种幻想..

艾德在这雨中几乎淋了半宿,冰冷的触感与无法忽视的疼痛让他的意识无比清醒。绵延的雨声淹没了少年不可告人的心事。






罗伊当然料到他会回利森普尔。平静面庞下掩藏的焦灼心情让他无法等待。

搭上了前往利森普尔的火车,明知道他断然是不会在这种情况下还蠢到用普通方式回到家乡,却仍不甘心地搜遍所有车厢。

快到的时候下起了大雨,一想到这种天气自己又会被某个家伙恶狠狠地喊上几声“无能”就不由得轻笑出声。

赶到那个青梅竹马家后,看到的是只有两个人却不乏生机的屋子。狠狠地失望了一把。

但随即,他又想到自己那十分合理的判断,决定留下。

“那个…大佐先生?”淡金色头发的女孩有点怯生生地靠过来,“艾德他们,还好吗?”

“他们啊,在中央很好。”

“那您为什么要来这里呢?如果出了什么事的话,告诉我好吗?拜托您……”

“……不,他们真的很好。”

温莉心中明白自己从这个人身上得不到任何消息,当下便沉默了,静静地把罗伊带去客房。

夜的颜色总是悄然将一切环抱其中,罗伊向窗外望去,绿染上了黑,在轻柔的风中,竟有种说不出的祥和。

有些奇怪的声音传来,罗伊低下头,正对上一双流金般的眸子。

罗伊一愣,清晰地看到艾德的脸扭曲了一下。他开始打量眼前的少年,面色还算精神,但右手只剩下了空洞的衣袖。为什么?上次分明只是打坏了而已。那孩子…又经历了什么吗?

就在罗伊的注视下,艾德手一松,落了下去。罗伊视线骤然一凝,从窗口一跃而下。






艾德眼见夜深了,便尝试着向温莉的窗口爬去。不想没几步,在黑暗中便突兀地出现了一张白净的……馒头脸。

他就松手了。还好,完美的落地。但身上压着个大佐就没那么完美了。

[罗伊中心]不语者

1
其实不该有那样一场雨的。
一直蔓延到灵魂里的冰冷,可以扑灭任何火焰。
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会选择在有雾的天气里离开。
背影没有必要一直朦胧,能否看清也根本不重要。
2
夜宴是不单纯的放纵
高脚杯中摇曳的暗红可还是丝丝酒香
谁还会在乎窗外的雨可曾停止不知疲惫的交响
但只是中转站罢了
也许没有心照不宣但依然没说出口
静默恰到好处形成对比
3
一次又一次点燃凄厉的尖叫
剩下的风化的不是光洁的骨
灼热到鲜血不再飞溅
4
一刀一刀刻上去的难以忘怀。
那种被称作“时间”的东西也许还在常常被忽视。直到这条路几乎无人问津,直到昔日懵懂天真的小女孩终于出落得像上午白净的阳光。
5
要是有谁朔流而上就好了。
在那结点处,有一个男人站在挚友的坟前,更加坚定了向上爬的决心。
细细密密的仇恨分明盈满了双眸。
借某只怪物的话,这种生物真是可悲。
6
战火绵延,烧红了半个世纪。
迎面的风有着熟悉的烧焦的尸体的气息。
远方送来轰鸣声,刚学会走路的孩子被埋在碎裂的屋子下,残破的肢体随意摆放在路边。
早就见过了。
7
没有逃兵。
也许早已麻木。
不知是谁替掉了谁的责任,谁又顶掉了谁的功劳。
总会有躲过了战场上枪林弹雨躲不过政治死水中暗流璇涡的傻子。
却也总会有用不知多少条生命换来赫赫战功的成功者。
枪响,总该逝去点什么。
8
从来没有存在过亘古不变的真理。
在门后笑着的那个家伙,也会这样想吗?
每一步都迈向那种几乎已经不能被称作信仰的东西。
9
雨天,战争,苍夷,讨厌一切的一切。

END

[焰钢]流浪的正确打开方式5

毫无征兆的,艾德感觉到了危险。条件反射地双手一合炼出一座石墙,不过当然不敢太高,毕竟不远处还有警卫,但炼成发出的光实在是无法掩盖,只得祈祷没有太引人注目,不过就那种程度的警卫,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吧……艾德胡乱地想着,只是现在显然没有那个时间,几乎是须臾间石墙便炸裂,艾德跃向一旁。
“你这家伙干什么!”艾德感到莫名其妙,但一想自己都干过些什么,便感到也许真的有点太过“瞩目”了.
那男人没有理会艾德的话,自顾自地开口了:“钢……她是这样叫你的吧?”
艾德茫然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这麻烦也许是蕾切尔惹上的……
“你知道吗?蕾切尔那贱货脸有多大,见不得手下的人受一点委屈。像你这种姿色,恐怕地位还不低吧?你可以为我换到什么呢……”
“我是男的,”艾德摆摆手,“而且,你凭什么认为我会被你捉住?”说罢猛抬起头,眼中闪动着凶狠的光。
“她那里也有男孩子,为了某些变态的喜好。”那男人扬起一个因狂喜而有些扭曲的笑,“至于能不能捉到你,试试就知道了!”
“切!”艾德知道跟这种人多说无益,扭身避开一道可与刀割媲美的风,“炼成阵画在衣服上么?”
破坏掉就好了吧!艾德合上双手,地面化为尖利的锥体,直奔向那男人。当然这种简单的攻击也不太指望奏效,如果那男人走的是“风”的路线的话,应该不太擅长近战。
随即右掌化为利刃,艾德避开对方的攻击,斜擦向那人衣袖-----
“成了!”
那男人轻蔑地笑了:“你该不会以为我只有这一手吧?”
艾德毫不犹豫地向后跃开,但他忽略了,雨天,那抽痛让他的动作迟缓了片刻,只不过这片刻也足够了……不幸的是那本就危险的右手机械铠这次干脆四分五裂,幸运的是没有更糟?
眼见着那个男人再次开始动作,艾德抽出枪,正中眉心,看到了那男人眼中的讶异。
“本来……不想用这个的……你也不要以为……我只会那么点啊……”
火车已经发动了,站台的警卫听到动静正在向这边赶来。
艾德按着自己的右肩:“只能走过去了么……啧……”
最终还是走到了利森普尔,出乎意料地没费太长时间。正准备直奔温莉家去,门口一个熟悉的身影让艾德刹住了脚步。混帐大佐果然是料定了自己会来修机械铠吧!可恶!但是如果把温莉接到中央去又肯定会被知道自己都干了些什么…只能祈祷那个无能赶快离开了。艾德踮起脚悄悄向窗内看去,看那架势……无能似乎打算在那儿过夜?不工作了?霍克艾中尉不管管这家伙?

[焰钢]流浪的正确打开方式4

我究竟是哪里想不开才听了那个女人的话导致现在躺在吵得要死的火车顶上和星星大眼瞪小眼呢?爱德华·艾尔利克对自己产生了深深的怀疑。那段恼人的对话现在还回荡在耳边-------
“看你这个样子,我建议扒火车顶。”
“哈?”
“不然你还想怎样,又不能直接搭火车,而你这个状态走去达是想都别想。”
艾德捂住了脸。右手的机械只是简单地炼出形状,勉强可以使用。
这时,天空似乎有些变化。从数小时前艾德就感觉到了,神经连接处一抽一抽的疼痛。只能说,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可叹。
没过多久便是暴雨倾盆,豆大的雨点砸在身上,冰到骨子里。艾德抖了抖,从牙缝中挤出一句在风中几乎被撕碎的话:“无能大佐不是你我至于这样吗!”内心无数次模拟一拳撞在罗伊那张号称“迷倒万千女性”的脸上的动作。
遥遥看到远处有若隐若现灯光,艾德知道又到了一站。搜索记忆,离利森普尔还有多少站来着?先不管了,艾德跳下火车,动作像猫一样轻------他可不想惊动排查的警卫。
说到这些警卫,那可是罗伊的“功劳”,国家绝对料不到他爱德华·艾尔利克的行踪!只有罗伊那家伙…混帐无能!就那么心急抓我回去吗?
躲在树林中,艾德突然注意到一个削瘦畋男人,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正在冲他微笑,不是那种让人舒心的笑,是那种嘲讽、不屑的笑,让艾德本就烦躁的心情火上浇油。

[焰钢]流浪的正确打开方式3

罗伊缓缓走到吧台边坐下,随意地要了一杯酒,轻轻晃动着高脚杯,半透明的酒液在灯光下折射出瑰丽的色彩。
“多美丽的夜晚啊--------”他仿佛自言自语一般,目光却始终倾向吧台后的姑娘,“小姐可愿与我共饮一杯酒?”
吧台姑娘脸上换上了暧昧不清的微笑:“荣幸之至。”
罗伊面不改色,看到吧台姑娘的脸终于开始有些发红后,凑过去低声问:“你们这里谁是老板啊?”
吧台姑娘咯咯地笑着,没有回答,目光飘向了人群中起舞的女子。
她?罗伊有些意外。发觉罗伊的注视,蕾切尔舒开一个浅浅的笑容。
罗伊抿完最后一口酒,起身走向蕾切尔。蕾切尔却毫不卖账地继续跳舞。
罗伊的声音此时很轻:“我可以悄无声息地铲了你这个地方。”
“真是粗暴,不过你大可以来试试。”
“钢在你这对吧。”罗伊眼中闪动着冰冷,语气不可置否,丝丝不给人反驳的余地。”
“也许?”蕾切尔耸耸肩。
“看来你不太相信我说的话。”
“不我太相信了穆斯唐大佐。”又是招牌的微笑。
突然,罗伊视线一凝,蕾切尔惊觉了什么,一扭头,看到一个一闪而过的金色身影。麻烦了……
几乎是一瞬间的反应,罗伊向那个方向迈去。
感受到身上的拉力,回过头,是蕾切尔:“这样不太好吧,穆斯唐大佐?”
罗伊厌恶地扫了她一眼:“你这个地方本来就是违法的。”
再抬头追去却只见到大开着的后门,被他跑了……罗伊咬着牙。

[焰钢]流浪的正确打开方式2

捉过蝉的人都知道,捉到那小巧玲珑的昆虫后,只拿细线绑住腿是一定会被哪怕以一条腿为代价而挣脱逃走的,所以,一定要撕去它的翅膀。
---------------------------------------------------------------
一个国家炼金术师,几个像霍克艾中尉那样训练有素的军人,只凭钢一个炼金术师对付,活捉似乎是轻而易举的,罗伊·穆斯唐看着地上一个坑,皱着眉想。
那条机械手臂毁了一半以上,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选择炼成,认定了他们会给他炼成时间似的。
不过……罗伊正是对空气的流动无比敏感才得以指哪烧哪,判断一个去向对他来说……易如反掌。
嘴角勾起一个轻微的弧度,“你们先回去吧。”
霍克艾中尉眼中的担忧闪了闪,隐没于眼底。随即,便只剩下罗伊一人。
“让我看看,你有哪儿可以去……”
灯红酒绿,女子露出暧昧的笑容,人们眼中闪动着欲望。
一名女子在这纸醉金迷之处跳舞,每一个舞步都能挑逗起人们出内心最原始的欲望,艳装勾勒出她让人浮想连翩的身材。
一个小身影从门口闪入,他捂着右臂,无视围在那名女子身旁的人群,轻车熟路走向吧台。
“一份朗姆,一份伏特加,三份百加得。”
吧台姑娘一言不发地为艾德调好。不知何时,那跳舞的女子已坐到艾德旁边,现在细看,她分明年轻至极,却化了浓妆。
“哟,艾德,你废了?”
“闭嘴,蕾切尔!”
两人丝毫不引人注目地向里间挪去,只有吧台姑娘悲哀地望向那杯没动过的酒-------“蕾切尔大姐下次换个便宜点的暗号吧Orz”
“你这个我也没办法,我又不会修。要不然你去把你的技师接过来?”
“你这里没一个人会?”艾德有些难以相信。
“……我们这里的人会接客就不错了。”蕾切尔松了松头发,“东西呢?到手沒?”
艾德阴着脸推过去一份档案。
“谢了。”蕾切尔毫不在意地收下,从抽屉中抽出一叠纸递给艾德。
艾德掂了掂分量,蕾切尔见状娇笑着说:“你指望有多少啊?”
“艾尔就拜托--------你干嘛去?”
“跳舞……来了位有身份的客人呢……”
罗伊毫不迟疑地走入那看起来与我们最年轻的国家炼金术师毫无关联的场所,抬眼便看到一位女子在跳舞,短裙翻飞,露出引人遐想的大腿。不过罗伊此时可没有那个心情去欣赏,环顾四周,发暗的灯光下没找到那个小身影。

[焰钢]流浪的正确打开方式1

一边用手死死扯住黑袍遮住整个脑袋,一边四处游走,时不时双手一拢迸出一阵光亮在身后耸起高大的石墙,却总被对方一抬手炸得粉碎,气流几乎冲得他趔趄倒地,甩不掉……甩不掉身后追击的几个军装的蓝色身影。---------爱德华·艾尔利克从未想过自己就算是面对军队的那几个家伙也会被追逃至此。
“钢!”那个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但艾德仅仅只是咬了咬牙,飞身转过街角,一阵闪光后垒起巨大的石墙,后背紧贴墙面,喘了口气,不出意料地看到卷卷烟尘后缓步走来的身影。
失算了…这是个死胡同。
罗伊·穆斯唐,一个忙碌的大佐,国民男神(划掉),其实早就有喜欢的人了,深藏不露。
只不过那只金色的小动物最近有麻烦了。不当国家炼金术师也好,拒捕也罢,都不会让罗伊像现在这样费神。
--------所以说他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才会袭击多个国家资料库?只有逮到问问再说。
不过由于犯案者每次都把自己掩得很好,也不能完全肯定是他,只不过这次,太明显了。
打了个响指,一片火燃起,围住了巷中的人。
枪响,艾德扑向一旁,过大的动作导致黑袍掀起,金发散开,像铺了一地华美的地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