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两条河流如何不处于同一平面

[仏英]W学院内简短的交谈

1

我没有什么有趣的故事要说。

如果一定要让我在这里说点什么的话,那么我想我只能从我得到的纷乱的信息中抓出一条来。

我要说,亚瑟·柯克兰是个Omega。

2

好吧,现在让我们来认识一下。

我来自W学院,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除开我不仅知道罗维诺的阻断剂是基尔伯特在安东尼奥的建议下摸走的还知道见面就会打起来的伊万和阿尔弗雷德私藏了对方的照片,我在这个学院中,真心很普通。

那么普通的我现在为什么放学后缩在空无一人的教室的窗边还手握相机呢?

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3

事情是这样的。

长话短说就是被舍友以一个月的午餐贿赂而去拍所谓“dover组的甜蜜照片”。

找我是因为其他人都放弃了,最后他们商量断定除了我没人能找到那见鬼的瞬间。

不过我的第一反应也是你们还不如直接给亚瑟下药扔到弗朗西斯床上,那样更快也可能性更大。

但我及时刹住了,于是他们至今仍以为dover是AB。

然而就如所有走老套路作者所写的文章一样,如果你是一个O,而你又伪装成了一个B甚至是A……

那么你的抑制剂是否有很大的副作用?如果没有,你是否使用正规手段来得到它们?如果是,你是否因为种种原因不得不过量使用它?如果并不,你是否先天有某些缺陷?

哪怕你避开了以上一切情况,很遗憾,因为你是一个装B的O,所以。

你的发情期不可能永远正常。

现在是个很好的时机,学院里没有太多人,亚瑟独自留在这里。

不发生点什么简直对不起辛辛苦苦的我和CP标签。

4

我看到学生会长办公室的门开了。

好吧,我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手臂,不是办公室的话就只能在楼梯转角了,没有那个傻逼作者会选在楼梯上,摔到Omega怎么办。

亚瑟神情正常,脚步平稳地走出来。

等着吧,我想。

在二楼的转角,我看到他表情一僵,停住脚步,脸上泛起了淡淡的粉红。

来了!!

接下来让我找找故事的另一位主角,W学院的初恋,弗朗西斯。

按理来说他现在应该在一楼,而且是独自一人。不过也有和恶友们在一起的可能就是了。

……

……

5

对不起,我有罪,组织请再给我一次机会。

6

没来?

居然没来?

难道我待的是假世界?

心情复杂。

但原因不止这个。

继上一次算错之后,我又料错了一件事。

所以在亚瑟约我的时候我才会那么惆怅。

7

现在亚瑟·柯克兰本人坐在我面前。

顺带一提,此时我已经吃下安利成为了dover厨。

学生会会长的眼睛真他妈好看!

不过啥也不说真尴尬啊哈哈……

就在这时,我那听说这件事后特意挑了一个亚瑟背后的位置的我可爱的室友,举起了一个提示板。

『问他想干什么』

8

“很抱歉打扰……”

“请问你有什么……”

9

“啊,那个,你先说吧。”我可能已经没在思考了。

“我想问你一件事。”

“学长您说。”

“你觉得弗朗西斯……怎么样?”

????

我抬起头。

『很适合当你男朋友,就这么说』

我不该错信你们,我悔改。

10

为什么会问我呢?

11

“听说你了解学院内的一切。”

12

太好了不是以为我是弗朗西斯女朋友我不用被组织打死了!

13

大家好,还是我,那个不仅知道罗德里赫独有的练习室是基尔伯特全力争取来的还知道王耀有四个兼职的普通的W学院学生。

现在我的智商终于回来了。

说实话我觉得那个诡异的停顿意味着亚瑟本来想问的不是这个。

那么,他本来打算问什么呢?

你觉得弗朗西斯有真正的女朋友吗?

你觉得弗朗西斯适合当副会长吗?

还是说……

“你觉得弗朗西斯,喜欢我吗?”

14

我想回答“是”,看他绿眸中的流光溢彩,看他脸上极力隐藏的激动,看他暗自的决议,看黄昏时仿佛偶然的相遇,以及最后的一句告白。

我想回答“否”,看他一瞬间黯淡的神色,看他抑制住不颤抖的身躯,看他无望的纠结,看大雨天似乎无心的错过,以及最后的一句道别。

可是我说了什么呢?

我又该说什么呢?

提示板在他身后发疯似的摇晃,我看不清什么是答案。









帅气庄休:

#重庆仏英聚会
#一宣
#求k




「跨越34km的Dover海峡,我在凯旋门等你的红茶」

“嘿!哥哥我亲爱的甜心们,这是来自一场茶话会的请柬,请穿上你最好看的小裙子小西装,来参加我们的下午茶,有喜欢的什么甜点么?我们会准备....哦当然,绝对不会让小亚瑟进厨房,这点可以放心,另外请带上喜欢的书籍哦,我们还准备了小游戏,这是一个美好的下午。”

“你是笨蛋么....连这点事都做不好!给我放下手里的清单....!!另外....希望你们...能来我的下午茶....会准备最好喝的红茶的!!”

ps.由于人力财力问题,我们无法为大家举行场贩,但我们会以最大努力满足大家的。
另,场刊会有,统计人数后会决定地点和时间。希望大家都来看一看。


你收到了信。拆开浅灰色的信封,你把它展开铺在桌上,压平,视线却不再停留。

都什么年代了还写信。

看到这个就知道一定是他写的,你们还真是有默契呢。

这并不会让我感到愉悦。

唔,不过,你不读一读吗?

不了。

你把信锁入了第三个抽屉。可你还是想要回信。蘸有墨水的笔荡在半空中,无措的划着空气。你收拾桌子,在墨色晕开之前。空白的房间中,一半隐没在尘埃中的婚纱照镜框碎片反射的阳光,是否已从你眼中褪去?灵魂在风里雨里飘摇,左边为有,右边为无,无从选择。亚瑟,亚瑟,亲爱的亚瑟,你一定还记得那册老旧的线装书,它始终占据着书架上一个位置,就像一个神秘的封印。在你还会对它好奇的时候,你抚摸那泛黄的纸张,在最后一页,最后一个句子利落地断开,没有标点。

你没有信仰啊,亚瑟,但是当阳光滑过树梢透过纱幔,你从弗朗西斯的床上醒来,在房间的一角看到一些熟悉却不知从何谈起的图案、文字与配色出现在一本书上时,你有没有,有没有稍微产生一点想要去信仰什么的冲动呢?

“你问那个啊?不知道,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在那里了。最开头的句子是断的,可能是什么书的下册吧。”

他这么说呢,亚瑟,你听啊。

这是多么有趣,你笑了吗亚瑟?你说你会有意识地置身在关系之外,所以你漂亮的脸上一定没有任何表情吧。但你没有信守承诺哦,你和那个鸢尾色眼睛的法国人结婚啦!在你走过鲜花装饰的拱门的时候,你是否已经看到你在与一个亚瑟·柯克兰分道扬镳?

——可是我听说后来他们分开了,那么亚瑟·柯克兰回来了吗?

——没有呀,我的甜心,怎么会这么简单哪。

——那要怎么样才可以呢?

——嗯……我也不知道呢。说到底,为什么一定要以前那个亚瑟·柯克兰呢?

亲爱的你呀,要怎么办才好?城市的街头总能看到花儿的假影。

【探讨】同人作品中对男性的“性别模糊”和“脆弱化”

苏纹:

【发布文章后,再检查时我意识到行文有欠妥之处,应当明确:男性拥有脆弱的权利。我们只是探讨同人作品的角色塑造。而对于角色该如何塑造,最多只能表达自己的希冀,而没有资格去否定别人,顶多说——什么样的设定会风险比较大而已。因此重新调整了行文,感谢大家:)】


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很多BL文会在塑造男性角色时,对比通常认知上的性别特征,会更加模糊化;但在GL文中却几乎不会——似乎大家喜爱百合CP时,往往都只爱她们身上的女性之美。即便有的T被描述得性格强硬,也不太往男性化方向去塑造。就连现实中很常见的中性化外表也较少出现。这就是很有趣的差别了。




但BL就不同了。


估摸着应该至少有两三成的BL同人作品(也可以直接去掉同人这两个字),受方都有明显的......“传统式女性化”特征?


也不是完全不行。


外表是不算什么的。毕竟,有一部分男明星饰演角色/男性动漫角色/男性小说角色等,的确有更适合用“美丽”而非“英俊”来形容的外表。再加上大家有粉丝滤镜,都会觉得我的男神美破天际,就是比女神都美嘛!╮(╯▽╰)╭那也是很正常的。




更重要的应该还是,性格塑造,以及他与其他角色的关系吧。




性格方面,BL作品很多会喜欢把受方塑造得比较......“传统”女性式的柔弱。(为什么说“传统”,因为很早以前,才倡导女子以柔弱为美嘛,现在已经不是这样的风向了)他们会被描述得美丽而温柔,这自然是很好的,但同时,很容易像一个精致的洋娃娃一样,脆弱,无助,充满依赖。


不管男人或是女人,每个人都有柔弱的权利,无可厚非。


但在这种设定下,对比大家关于BL和BG的反馈差别,就很有意思了——




如果BG文的女主角是这种设定,大家目前是不太愿意接受的。毕竟柔弱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是女性的代名词了。反而很多时候,会让人觉得比较麻烦。


但为什么放在BL里,反而相对......更乐于接受了呢?




出于好奇我会试图去分析这种差别。我想到两种可能:


一是对异性怀抱的幻想。


距离产生美啊。所以同样的东西,放在BG上不萌,但BL就会有萌点。


二是让攻方与受方形成鲜明对比。


反差萌可不是假的,当两名角色之间存在强烈的冲突——不管是什么方面,都会让人物之间产生更强的张力,就拥有更多可塑性了!




而在角色关系方面,可以看到受方往往被赋予女性的符号(也并不是不合理,比如ABO之类的设定,如果可以怀孕的话,赋予生命者被称为母亲,也是自然而然的了)有的时候比较调侃卖萌,比如大家喜欢让攻方称之为“老婆”“媳妇”“妻子”,让孩子辈的称为“妈妈”。


虽然认真考虑的话,其实我觉得互相称呼都应该是“丈夫”......孩子都应该叫“爸爸”......


(但有时候这符号的口味比较重,还是会适应不了啊 T T 比如受方说“我们母子/母女”......emmm这个!这就有点犯规了啊!)


我自己是不太习惯那么表述......⊙▽⊙


之前曾计划写一个美剧POI的RF养女儿的文,也是打算让女儿管RF一个叫“papa”一个叫“dada”。


想象不出叫“mommy”......_(:з」∠)_吓得自己头发都要立起来了!




回到正题。


所以我在想啊。


在男性角色的塑造上,是不是时常有一种“传统”的“女性化”。


原创人物爱怎么玩怎么玩,男人当然也可以很柔软。这世界已经可以接受变性,异装癖,你可以很娘也可以很MAN。人们都有自由的选择。


同人嘛......会更危险一点。


就像写女装癖,写性转等等都是很冒险的设定。


但不说这个,就只看另一种情况:设定上没有什么不同,但人物性格塑造得分外脆弱和依赖的话——其实也挺危险的。


作为女孩子写文的时候,扪心自问......还是挺容易让角色带一点女生气质的(咳咳,都干过都干过)但毕竟最初爱的、欣赏的,都是那个人完完全全的、作为男性本身的魅力。


当那种脆弱性的表现程度非常高的时候,这种性格塑造,通常还会引出不对等的关系——可能会让人嚼得很萌。


但关系都应该是对等的,这种萌点也就比较危险。


就像强Xplay。我自己也写过,但确实也很危险。责任都在作者自己的态度把握上了。




作为同人作者,现在主要是在写EC。EC同人圈就有这种明显特点——查查肯定都是无比温柔的,但大家相对较少去书写他强韧的那一面。经常看起来是比较脆弱的。


任何人都有脆弱的时候。但查查更让我们内心震动的,是无论多少背叛都永远不会磨去的热忱啊。


他其实很强的。


所以那份坚韧在无数刀剑磨砺下偶尔流露出一丝脆弱,才越发引人痛惜。


那份坚韧是脆弱的基础啊。


我想,如果大家在写CP时,在流露脆弱的时候,都能带上更多的东西就好了。




每次写查查,都想以不同的方式,去描绘他不同侧面的内心强大。或许是坚定与勇气,或许是决断与魄力,或许是敢于牺牲,或许是傲然风骨——那个越挫越勇、永不破碎的灵魂。


那是当初吸引我的地方啊。




///




目录

MCU电影补课(已经全部换成度盘)

利兹.:

Ethene:



ironspider:







在定档之前补一下MCU的老电影吧。








都有中文字幕,可以在线直接看,也可以下载。








并不是按照电影上映时间顺序排的,不知道能存活几天。








如果度盘在线不显示字幕,那需要手动匹配在线字幕,或者下载看。
















钢铁侠1  密码: x3k8 (MCU起源)
















钢铁侠2  密码: v9g5
















钢铁侠3  密码: 9yeu
















美队1  密码: zfu9
















美队2  密码: ieg6
















美队3  密码: b8ig(内战,蜘蛛侠第一次出场!!!)
















蜘蛛侠  密码: 2uqf(剧情衔接内战)
















雷神1  密码: hmj4
















雷神2  密码: aymx
















雷神3  密码:ygji (直接衔接复联3)
















复联1  密码: caaf
















复联2  密码: rxvu
















银护1  密码: mqvg
















银护2  密码: 6px8
















浩克  密码: rguw
















蚁人  密码: mk9f
















奇异  密码: k7t5





[金三角]夜半雨1


“是你吗?”

“不是,”我说,并追逐他的唇与舌,交换了一个吻,“女英雄从不像那样完成一件事。”我没有尝到苦味,纯粹的茶香从亚瑟身上散逸。他开始思考,再没有说话。于是我说:“为什么问我?”

“我问了每一个我们知道的人。”

“是吗,“我松开手倒在床垫上仰头,震动让灰尘改变了既定的移动方向,我拼命一般眨眼,“那你一定还没有问罗莎,她上次告诉我隔着一公里她都能嗅到弗朗西斯身上的高雅贵气。没理由她不告诉你。”

“我找过她了。”

我打量着他:“嘿,别这样啊我亲爱的,也许你们只是--------缺乏沟通?你可以和你的,呃,罗莎是姐姐还是妹妹?”

“我比她大。”英国人的视线停留在桌子上,可除了两三道划痕和一只叫不出名字的虫子那里什么都没有。

“没错,你的妹妹,你可以和她谈谈。”

“别闹了艾米丽,你知道我和她……”

“需要女英雄的帮助吗?”

“一点也不。”说完他结束了我们的对话,起身去关窗户,厚重的窗帘在风的作用下轻微摆动,下一刻被人粗暴地卷起。

电话铃响了。刺耳的声音划破了空气,我看向他,他开始更加缓慢地整理窗帘,没有谁挪动步子。最后是我先无法忍受这吵闹,电话砸在地上发出了总算悦耳一些的声音。

“你应该接听,不然它就挂断了。”我伸出一只手臂去触碰阳光下亚瑟的影子。

“由它去。”

“听我说,你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说,“这已经接近一年了。”

“你以这样的眼光看待这件事?琼斯小姐,不得不说,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甚至以为你和他们不一样。”

“女英雄永远是女英雄,”我突然感到些许无趣,“你应该更认真地对待生活。你和弗朗西斯已经分手了,别再找他留给你的那些话了。”

“我知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我正猜想着他下一句话是否会是“但让我感到愤怒的并不是这个事实”,我听到他接着说:“你似乎还建议我去找罗莎要回那些东西,就在刚刚。

加州旅馆 | all英

Cinead:

文章整理






先斩后奏整理了个合集,希望没有打扰到各位。(手动笑哭)


由不同写手完成的一个all英系列,BGM 是老鹰乐队的 《Hotel California》。 


这是一个归宿,一个乌托邦。


每篇对应的cp一个Tag,洁癖党慎入。


Summary:加州旅馆位于一块荒漠,只有深受刺激、愤世嫉俗、磕药吸毒的人能看到这家旅店。这是一个逃避现实的地方。而亚瑟,是这里的主人。


良玉番外里弗朗西斯的话:我们来到那里,都是因为恐惧与逃避,躲闪现实中所遇到的一切。我们害怕面对,所以追逐他的脚步,不过是作茧自缚的囚徒,在性爱与酒精的粉饰下,以为这样就一切太平。


  米英(1) @特寧紅 


  仏英(2) @阿呆的透明泪 


露英(3) @Liz. 


  苏英(4) @Crazy Victoria 


  普英(5)  @Svafa  等Svafa有空,她会重写。


  苏英(终) 文/Cinead


阿尔番外 @二盎司莎翁 


娘塔番外。 文/Cinead


基尔番外。 @Svafa 


 法叔番外。    @阿呆的透明泪 


 


番外都好棒啊(๑>؂<๑)


欢迎想写其他cp或者番外的写手,私信或直接留言就好了。_(:з」∠)_


亚瑟柯克兰有一段时间的梦想是活到二十一岁然后死掉,他总是把耳钉取下又戴上,嘴角上扬一个刻意的弧度说,二十一岁以后的人生是没有意义的,因为那个时候最灿烂的东西已经逝去。这个时候弗朗西斯一定会将手搭上他的肩,对方若没有反应再一路上移,而这类举动亚瑟在发现后会坚决地避开。弗朗西斯和亚瑟的住处相隔二十米,刚好是一个很轻松的距离。我是说五年前。等到亚瑟再一次回到旧住所,法国人的家迁了又迁,终于他们不必忍受对方的脸了。

当然是假的,亚瑟在第一个星期就把弗朗西斯唇角磕出了血。在一个花坛上。他就应该死在二十一岁,弗朗西斯接过一旁少妇递过来的纸巾愤恨地想,而不是又活蹦乱跳了两年然后突然出现和一个叫弗朗西斯的-------天啊我宁愿是路人--------可怜的发小打上一架。

[仏英/西英]犹生


罗维诺下周不来他家、基尔伯特回来了、弗朗西斯快要结婚,这三件事都让安东尼奥倍受打击。而其中尤为让他感到惊讶的,无疑是第三件事。对于有记忆起便开始互损的亲爱的朋友弗朗西斯,安东尼奥自认不算是了如指掌至少也是理解颇深。少年时期弗朗西斯就是招蜂引蝶的一把好手,某种被弗朗西斯称为“魅力”的附着在他身上的气质所诱发的情形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演愈烈。安东尼奥偶一抬头就能看到弗朗西斯在众多女伴间驰走,从未对谁真正上心。

弗朗西斯说爱情是自由的,而他也是自由的。听到这句话安东尼奥像以往一样笑着拍朋友的肩,从那以后他无从想象弗朗西斯站在教堂面带笑容迎上每一个宾客对谁说出“我愿意”。

安东尼奥见过那个人,就在上次聚会。不知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突发奇想提议来一次情侣聚会,于是安东尼奥约了罗维诺,基尔伯特千方百计请来了贵族钢琴家,弗朗西斯则带来了那个英国人。亚瑟·柯克兰,让人很难忘记。刚见面时他干净整洁一丝不苟的西装和举手投足间的气质让安东尼奥怀疑弗朗西斯的审美其实和基尔伯特一模一样,但打开香槟后没多久安东尼奥不得不承认自己错远了。可这都不能成为弗朗西斯结婚的理由。那个英国人漂亮也好辣也好,阅人无数的弗朗西斯什么没见过?三个人之中他们俩的事还没影呢,没道理第一个是弗朗西斯啊。

基尔伯特撺掇安东尼奥去问,于是他也就去问,弗朗西斯连一个诧异的目光都没给他,就那么说,说亚瑟想要一个保证,那就给他呗。弗朗西斯微笑着向二楼新来的姑娘招手,安东尼奥回头看一眼基尔伯特,又问,你不会觉得不自由吗?自由,我还要什么自由,弗朗西斯说,我想要的自由他都能给,给他一个承诺又如何?安东尼奥耸耸肩,只说一句婚礼记得邀请他便拽着基尔伯特去喝酒,听完全程的银发东德人发出了刺耳的笑声。

他们在街头看到亚瑟,绿眼睛的英国人右手边的半大男孩毫不怯生,辨认他们的面孔后无视亚瑟警告的眼神上前露出过于活泼的笑容。仿佛有永远用不完精力的男孩是亚瑟的表弟,弗朗西斯在一旁问候时亚瑟充耳不闻。

弗朗西斯和亚瑟真的结婚了。婚礼当天安东尼奥看着饰有花朵的拱门感到自己坠入了梦境,在最吵闹的地方没有第一时间看到基尔伯特,反而是小小的阿尔弗雷德仗着亚瑟没空理他跑遍了整个场地。雨水自窗外飘落,婚礼长得仿佛永远不会结束。在罗德里赫弹奏的钢琴声中,安东尼奥看到有谁的灵魂在巴黎游荡。

夜色浓稠宛若实质,安东尼奥正对着雕花的栏杆,不是弗朗西斯而是亚瑟以完全相反的姿势倚在栏杆上。有火光也有月亮的倒影,烟气缭绕时安东尼奥发现自己的笑声变得短促而干枯,亚瑟·柯克兰随性地问,你不为我们感到高兴吗?“我们”,安东尼奥当然知道是哪个“我们”,他翻了一个对方看不到的白眼。

你们认识多久了?然后,安东尼奥听到自己这么问。一个月零四天,亚瑟懒洋洋地回答。安东尼奥看着英国人扔掉烟蒂,转过头来,绿色的眸子在黑暗中映着远处的灯光。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亚瑟说。噢,好像在哪里见过,安东尼奥感觉到多年以前混合着铁锈气息的记忆铺天盖地压下来让人眼前发黑,这也许要怪罪过于相似的香烟味。这样可不太好,安东尼奥想,这里已经够黑了。

露天的咖啡厅内基尔伯特说你是不是傻逼,弗朗西斯一个多月就把亚瑟把到手了你他妈追了四年,安东尼奥说放屁别挑拨我们的关系,我对罗维诺是真心的。基尔伯特又说那天你是走了没看到,他们接吻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安东尼奥说我不知道,但基尔伯特你今天特别的吵。

东德人有银色的头发和血红色的眼睛,看起来特别像传说中长翅膀的吸血鬼,安东尼奥觉得这会儿他给自己的手臂来上一口也不会让人觉得特别惊讶。血红的眼珠从左滚到右再从右滚到左,基尔伯特示意安东尼奥窗外走过的老友,弗朗西斯双眼脉脉含情对亚瑟微笑。基尔伯特拍着安东尼奥的肩,脸上有故意做出来的语重心长可他什么也没说。安东尼奥续了一杯咖啡,铺有漂亮桌布的小圆桌上方空气在颤抖。

在又一个清冷的夜晚安东尼奥在狭长的楼道听到几句幽微的蜜语,袅娜的、带着醚香,他俯身从楼梯上望下去,弗朗西斯门口的感应灯迟迟未熄。安东尼奥划开手机却感到茫然,他最后摸黑上了楼。午夜下起了大雨,风在窗外咆哮,不知多大的雨滴击打着屋顶。安东尼奥突然想到有谁说过,我们所有人都在黑暗中并肩而行。他宁愿自己落在后面。

基尔伯特带着亚瑟敲响了安东尼奥家的大门,自诩绅士的英国人狼狈得像是在泥里滚过,他说他走在路边突然下雨了,安东尼奥说深更半夜你为什么在路边。亚瑟不说话了,安东尼奥侧着身子让他进去,才听到英国人回答说关你什么事。安东尼奥想了想按住亚瑟的肩把他转过来,人还是记忆中的样子仿佛时间在他身上不曾起过一刻作用。弗朗西斯那天的感觉会不会跟现在一样会不会一样,安东尼奥觉得自己在笑。